——追记灵寿县公安局情报中心主任马喜林

  “马喜林,2015.3.2。”摆在记者面前的,是灵寿县公安局情报中心主任马喜林在一份文件阅批卡上留下的落款。这一天,他本该住院治疗。一份人们后来才发现的医生诊断证明显示:“肝功能异常,于2015-3-2急诊住院。”

  马喜林的电脑里,另外一份还没来得及打印出来的文件,定格在最后的修改日期——2015年3月7日。第二天上午,老马倒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永远地离开了他的亲人、同事和一直热爱的工作。

  还原他生命的最后6天,我们了解了这位不知疲倦的老马,这名平凡的人民警察。

  用生命站好最后一班岗 却没有走完最后的台阶

  灵寿县公安局大院里一栋简朴的两层楼房,马喜林的办公室就在二楼,从楼下到楼上不过21级台阶。可是,没有人知道,在生命的最后几天里,对于这样一个带病坚持工作的人来说,这短短21级台阶走得是何等吃力!

  在同事眼里,部队转业的老马“精力旺盛”,身体“倍儿棒”,这几步台阶又算得了什么。然而,他却最终倒在了通往办公室的台阶上。

  “今天是你们的节日,你休息吧,我顶班。”这是老马笑着对情报中心女值班员路燕说的。3月8日上午,说完这句话十几分钟后,同事在台阶上发现了昏迷不醒的老马。老马很快被同事们送往医院抢救,然而一切已经太迟了,他再也没有醒来。

  “马主任这么好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回想起当天的情景,路燕依然不敢相信。

  “当警察没几年,他的身体素质就明显地滑坡了。”别人不知道,跟老马常年住一个宿舍的指挥中心指导员罗新国却很清楚。“基层公安任务繁重,老马家就在县城里,但他很少有时间回趟家。”罗新国说,晚上11点前很少能在宿舍见到老马,他有时会忙到凌晨一点多。

  3月6日,老马到辖区三个治安卡口为执勤民警讲授移动警务终端的使用及异常情况判断等技能。3月7日,马喜林在单位和刑警大队民警研究网上作战工作,还计划就一款软件进行培训,“让局里的同志们都会用”……在倒下前的48小时里,老马一直忙个不停。

  在整理遗物时,同事在马喜林的口袋翻出了那张3月2日的住院单。拿着这张薄薄的住院单,同事们心痛不已。“如果早点知道这件事,如果早点察觉到老马神色的异样……”灵寿县公安局长马爱军沉痛地回忆,那天老马请假去石家庄看病,回来什么都没说。

  “他白天上班,下班后到家门口诊所输液,从晚上6点输到9点才回家吃饭。”老马的妻子李三军哭着说,劝他吃完饭好好休息,可是他却坚持要去单位加班。

  “在最后那几天,经常在凌晨一两点他还在和基层一线同志电话沟通情况。”罗新国说,老马,是累趴下的。

  用责任守护一方平安 却累垮了自己的身体

  听到马喜林突然辞世的噩耗,太原市武装部张增辉、大同市武装部臧建军、吴桥县民政局张杜涛等十几人,从四面八方赶到灵寿县。他们都是马喜林原来部队的战友。

  “我能想象出,他为了不耽误工作,肯定会带病坚持。他就是这么个人,永远不知疲倦。”张增辉告诉记者。

  “在团里当宣传干事,军里要举行歌咏比赛,他负责带队,把一首队列歌曲唱出三个声部,自己的嗓子唱得发不出声,就站在前面指挥,得了个第一;他临危受命到三天两头有‘状况’的某工化营当教导员,不到两年,‘一摊烂泥’愣是被他的满腔热情炼成了钢,至今仍然是先进单位!”说起过往那些事,臧建军感慨万千。

  马喜林1987年参军,2006年转业至灵寿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城关中队后,他依然保持着军人的信念和意志,是警队数一数二的“拼命三郎”。

  2008年2月6日除夕,马喜林坚持在犯罪嫌疑人的住宅及经常出没的地点蹲点布控,抓获罗某、常某等,破获系列抢劫案;2009年春节,克服邻里不愿作证、春节休假等困难,马喜林将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办成了铁案……然而,超强度工作不断透支着马喜林的身体,2011年,马喜林被查出患上肝病,因病情重被医院强行收治。

  当时,全省公安机关正在深入开展新型立体打防控体系建设。一贯把工作看得比生命还重的马喜林,求着主治大夫开好一个疗程的药,回到了工作岗位。他在家里对妻子和在单位对领导都是一句话:我恢复得很好,没什么事了。

  其实,之后他一天也没断了吃药、打干扰素。只不过,他找没人的时候吃药,下了班才到小区门诊打针。

  用热心对待身边每个人 却再也无法守候家人

  “1993年,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他在军校学习的时候。第六感告诉我,这个人靠得住!”马喜林妻子李三军对记者说,当时她在乡中学当老师。

  然而,老马却根本“靠不住”。1995年与妻子结婚后,马喜林在部队工作,两人曾两地分居长达12年。1996年,李三军怀孕,因为胎儿压迫神经,腿浮肿迈不动步。临产前两个月,李三军为了不耽误授课,靠拄拐才能站在讲台上。校长给部队打了三次电话催促,等马喜林从山西大同回到灵寿时,孩子已经出生了。

  2006年马喜林转业回乡,妻子本以为老马能够多点时间顾家,没想到他脱下军装穿上警服,似乎比以前更忙了,一年吃住在单位天数近200天。

  看到妻子的付出,马喜林觉得心里有愧。每次只要回家,他都会尽量多承担家务。李三军说,马喜林是个好丈夫。“再忙,家里人的生日他也都记得,就算是回不来,也要打个电话问候一声。”

  马喜林对待身边人也像对待亲人一样。

  ——2009年,马喜林接警处理一起打砸网吧案。调查期间,马喜林发现当事人精神有问题,家人已经不想管。马喜林便开车将其家人从正定县接到中队,然后又给了50元回家车费。

  ——去年9月,有广东籍男子到灵寿贩毒,犯罪嫌疑人可能携带凶器。“你们还年轻。等我进去控制住局势你们再行动。”有年轻同事回忆说,在抓捕过程中,老马主动伪装成宾馆服务员送水,敲门冲入屋内成功控制嫌疑人……

  3月13日,当地警方举行了马喜林遗体告别仪式,“英年早逝,青山悲泪别战友;浩气长存,誓言无声颂忠魂。”……一副副挽联寄托着人们的哀思。

  这一天,马喜林的38位战友从山西、北京、河南等地赶来了;因为办案子结识的200多位百姓赶来了;省、市公安机关的100多位战友赶来了;县公安局近200位同事赶来了……而老马自己却走了,带着一身的疲倦走了。

0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