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7日上午8时50分,G423次列车停靠邯郸东站。记者一出站口,市公安局宣传处处长、中华分局政治处主任已在等候。上了公务中巴车,沿途接上当地几家媒体的同行,穿过市区,一路向西。若是以往,这种组合,大家肯定是欢声笑语。此时,车厢里鸦雀无声。

  在起起伏伏的邯武公路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车速降下来,拐上往南方向的一条小道。路窄,坡陡,时而与大货车避让,缓缓行驶中,天空突然落下雨,时急时慢拍打着车窗。中华分局袁主任嗓音沙哑道:那天,华轶就是从这条路往上去所里的……

  猝然而至的噩耗

  中华分局分管治安的副局长闫金平介绍:“20号上午9点,接到关岭山派出所所长冀俊杰电话,‘孙华轶没到岗。’‘他家往所里路上水大的缘故吧?’冀所长说‘不是,昨晚所里按分局通知,要求全员在岗备勤抗洪,晚上9点跟他通的话,之后,大雨一来,这一带通信中断,再没有了联系。’我想办法跟孙华轶的弟弟打通了电话:‘你去问你嫂子,看他在哪?’他弟弟很快回话‘嫂子说昨天晚上他说了声去单位备勤,开车走了。’我感觉不妙,马上给局长汇报,张局长、彭政委我们仨立即往所里赶,到康庄村时,被还没完全退去的洪水给挡住了,找了辆铲车,有扒在铲车两侧的,有坐在铲车斗内的,才冲过来……”

  派出所民警常德明跟孙华轶是多年同事,说起那天的情形一脸悲戚:搜救大约从20号上午10点开始。水很大,到处找,最后在康庄村口泄洪河道那,发现一辆捷达车(孙华轶的私家车就是这个型号),湍急的水流中时隐时现,看不着牌照。消防大队主要力量支援武安去了,他们只有游泳圈和简易绳子,根本派不上用场。从铲车上借来粗麻绳,消防队指导员冲进3米多深的激流中,逼近一看车牌,确认就是孙华轶的!拴住车,用力一拽,绳子断了,车子被石块、树枝死死纠缠住了。从附近矿上借来卡车、钢丝绳、钢钎,轿车终于被拽上来了,从敞开的后备厢涌入车内的,满是淤泥、垃圾、碎石、枯叶,华轶斜趴在驾驶座上,早已牺牲……

  令人敬重的民警

  到关岭山派出所之前,孙华轶在南山派出所任社区民警。所长郝福田由衷地表示:华轶很优秀,工作勤勤恳恳,不叫苦不喊累。

  采访中,从分局负责同志、到他工作中接触过的人,大家对孙华轶没有微词,一边倒的都是佩服和敬重。

  金华焦化厂机动车间副主任马便明,给记者讲了一件小事:“2012年国庆节后,一趟6000伏高压线路需要架空抢修,我带着两名电工负责厂外跨马路部分,车来车往,我们习惯了,他看见,当场就说:你们这么干活儿,多危险啊!我纳闷,这是谁呀?一问才知道,是新来的驻厂警务室民警。他从保卫科喊来几个小伙子,既疏导过往车辆,又帮着我们打下手,直到抢修顺利完成。”

  亨健矿业公司纪检监察科张文革坦言,跟孙华轶在工作上没有交集,“但是对他印象特别深,每个月公司由纪委牵头,对员工的工作情况不定期检查不少于6次,每次都见他在警务室兢兢业业坚守岗位。”

  他走了,家里人不舍

  领导肯定,源自尽职;群众认可,本分善良。分局的同志介绍,孙华轶在部队与战友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他牺牲后,战友们从北京、上海、广东等16个省市赶来送行,他的为人由此可见一斑。

  在当地民警的引导下,我们到陶一矿家属区,走进孙华轶的家。房子是几十年的旧楼,家具简单,摆设朴素。

  儿子孙乐已经成人。在记者面前,一米八的大小伙子,几次抑制不住哭泣:妈妈身体不好,奶奶、姥爷都是爸爸伺候,对老人可孝顺了。家里条件一般,自己小时候不懂事,想起以前跟爸爸说过的气话就难过。那次见小伙伴玩滑板,特别羡慕,爸爸就劝:咱不稀罕那些。第二天早上,他买了,放在我床头。爸爸人缘特别好,跟着他上街买个菜,来来回回都是人家跟他打招呼。(爸爸)勤劳,正直,善良,一直是我的榜样。走得太突然了,不敢想,不能想……

  对孙华轶的妻子王兰叶的采访尤其艰难。几经平复情绪,她有气无力道:20号下午,亲戚姐妹都来了,谁也不吭声。我说咋了?没人应。心脏本来就有毛病,一听,当场就瘫了……(他离开)这些天了,不敢跟婆婆说,那是孝子,啥也管,里里外外都是他。爱家,爱孩子,爱我,唯独对他自己抠得很,每次发了警服都舍不得穿,更甭说买件新衣服了。每天早起跑步,回来做好饭再去上班。生活中一点一滴的多了……对我这么好,舍不得他走……

0

 
 
进入编辑状态